千萬條個人身份信息
  “黑客”就賣了個千元“白菜價”
  杭州下沙警方破獲一起非法獲取出售公民信息案
  □通訊員 吳文俊 本報記者 朱寅
  買房買車、貸款借錢甚至是公然行騙,要是你從沒收到過這樣的騷擾短信電話,那絕對是人品大爆發了。
  那麼,我們的個人信息,又是怎麼落到這些素不相識的人手中的呢?
  這,讓很多人感到疑惑。
  今年4月至6月,杭州下沙警方根據線索,去海南、江蘇兩地,偵破了一起利用黑客手段,非法獲取、出售1400多萬條公民個人信息的案件。
  同時,警方也摸清了類似案件的交易內幕。
  昨天,杭州下沙警方向媒體通報了這起“黑客”案。
  知名快遞發貨面單網上遭叫賣 公司懷疑有“內鬼”
  今年3月19日,基地位於杭州下沙的一家大型快遞公司,急匆匆向下沙警方報案,稱他們遇到了大問題,懷疑是內鬼所為。
  公司負責人說,他們的員工發現,一些記載著客戶信息資料的物流面單,被以照片的格式放在網上買賣。
  經統計,泄露信息達到了12000張左右。
  因為這些被出售的面單格式和物流公司內部的資料一模一樣,這家快遞公司懷疑是公司內部出了問題,有人把公司的面單流了出去。
  核對後,下沙警方確定面單上這些公民信息的真實性,並初步把案件定為非法出售公民個人信息案。
  經一段時間偵查,警方發現,案子並不是簡單的內鬼作案,而是更高端的“黑客”案。
  4月1日,經多方偵查,下沙警方在海南省海口市,抓獲了在網上兜售物流面單信息的嫌疑人莫某,併在莫某住處的筆記本電腦里,查獲了還沒來得及銷售的11000條物流面單信息。
  網上建有專門QQ群 下家賣出一條賺兩毛
  莫某30歲出頭,他連連哀嘆,自己其實“生意”做得並不好,也不算大,沒想到,這次被抓了。
  他是今年2月開始乾所謂“信息批發”行當的。而他買信息的渠道,就是通過QQ和一些“數據群”群主交易。
  莫某說,這段時間以來,他的進貨價是0.5元一條,賣出價0.7元一條,每條掙0.2元。截至案發,他總共掙了3000元左右。
  此外,他還從事手機裸號的買賣,就是通過軟件在網上購買實際有人在使用的手機號碼,然後轉賣給下家,價格一般是50元賣10000個手機號碼。
  在交代過程中,莫某特別提到一個網名為“踏實做人”的“上家”。
  從3月12日起,大部分物流數據都是對方提供的,且對方“技術”相當不錯,基本上第二天能拿到第一天物流公司的全部交易面單。包括莫某筆記本里還未來得及銷售的那11000條面單信息,就是對方提供的,且對方似乎不怎麼在乎錢。
  計算機網絡專業大二男生 竟然兼職做起了“黑客”
  尋找莫某上家的工作,在和對方鬥智鬥勇中完成。從4月1日起,此人便再沒在網上出現過,直到今年6月4日,下沙警方纔找到江蘇昆山一所大學門口。而他們要找的“黑客”,就是這所大學一名大二學生葛某。
  民警找到他時,他剛上完一堂“數據庫理論”課。聽民警簡單問了幾個問題,他便低下了頭。
  葛某讀的是計算機網絡專業。這個專業的學生畢業後,一般會去企業從事服務器硬件和軟件的維護工作。
  課餘,葛某會在網上找一些網站服務器做安全測試。如果發現網站有漏洞,一般他會上報給對方網站。
  今年兩三月份,他在研究兩家快遞企業的網站時,再次發現漏洞。
  但葛某說因為當時自己比較忙,沒有通報給物流網站。剛巧,他在QQ上認識了“數據批發商”莫某。
  莫某聽說了葛某的技能後,很殷勤,不斷鼓勵他多用自己專長,“積累經驗”。
  於是,葛某利用網站漏洞,數次攻擊兩家物流公司網站,下載大量物流面單信息。
  隨後,他將這些數據打包發送給莫某,而莫某向他支付的“勞務費”僅有1000元。
  民警在葛某寢室的筆記本電腦里,發現大量物流面單數據。
  這些數據,鑒定機構花了一個星期鑒定、核算,最終確定的數量有1400萬餘條。
  而這些數據,絕大多數來自國內兩個大型快遞公司。
  目前,其他涉案人員還在進一步偵查,而莫某和葛某因涉嫌非法獲取、出售公民個人信息罪,被下沙警方刑拘。
  警方表示,數據交易的最大危害是公民個人的信息被不法分子輕易掌握,從而衍生犯罪。
  警方提醒廣大市民,接聽陌生電話時千萬謹慎,謹防上當受騙。
  (原標題:千萬條個人身份信息“黑客”就賣了個千元“白菜價”)
創作者介紹

kin

zaibbgc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